放开外资和民营企业准入限制 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敞开大门”

国安网 何冶 2019-07-12 08:10:52
浏览

  放开外资和民营企业准入限制
  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敞开大门”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黄晓芳

放开外资和民营企业准入限制 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敞开大门”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发布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取消了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限于合资、合作限制,并将于7月30日施行。这意味着,石油天然气上游勘探开发将向外资和民企敞开大门。

  早在今年3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提请全国人大审议的《关于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显示,今年拟放开油气勘探开采准入限制,积极吸引社会资本加大油气勘探开采力度。

  种种信号表明,石油天然气行业上游将对外资和民营企业放开,我国油气体制改革正迎来“里程碑”意义的重要时刻。

  开放合作带来机遇

  “真没想到对外资开放勘探开发来得这么快。”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董秀成坦言,我国油气勘探开发放开,符合国家油气体制改革的总体方向和基本原则,是改革的必然趋势。

  此轮油气体制改革始于2017年。当年5月份,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允许符合准入要求并获得资质的市场主体参与常规油气勘探开采。

  但长期以来,国内仅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延长石油等少数国有石油公司具有这一资质,其他资本进入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开采存在障碍。

  当前,我国油气体制改革的基本思路是“放开两头,管住中间”。两头是指油气上游,即勘探开发和下游炼油化工销售等,中间则是指油气运输、储备、接收等。

  董秀成表示,我国以往油气体制改革总体以下游开放为主,包括炼油产业开放、对外贸易逐渐放松管制,以及成品油批发、仓储和零售等业务的开放。由于油气上游涉及国家油气资源和矿业权,与能源安全密切相关,我国一直持谨慎态度。从这个角度上说,这次开放石油天然气勘探开采,具有里程碑意义。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准入限制,以往民营油气企业大多集中于下游,或者提供油田服务。随着改革的深入,掌握一定程度上游资源成为这些民企的期盼。

  此外,不断有传闻称年内我国将成立国家管道公司,并准备向第三方开放基础设施。假设输油输气管道限制解除,这些企业的运输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开放竞争并非坏事,比如中石化、中石油和中海油已经互签协议加大开采力度。7月8日,中石油和中石化就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和四川盆地签订了联合研究框架协议,共涉及双方探矿权81个、总面积约30.58万平方公里。7月10日,中石化又与中海油就渤海湾、北部湾、南黄海和苏北盆地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共涉及双方探矿权19个、总面积约2.69万平方公里。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以往“三桶油”有竞争也有合作,但以竞争为主,现在几家企业联手竞争力更强,有利于我国油气行业发展。

  加强开发保障供应

  董秀成表示,从我国整体改革开放大方向看,无论国际国内形势如何变化,我国对外开放的政策没有改变。油气行业进一步扩大开放,可以清晰表明我国政府全方位对外开放的决心。

  目前,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继2017年我国成为世界最大原油进口国后,2018年我国又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我国石油天然气领域的对外依存度逐年上升,提高我国能源安全和资源保障能力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