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对谈克莱齐奥:文学核心是人 故乡是开放的

国安网 夏静 2019-10-10 00:49:34
浏览

  中新网北京10月9日电(记者 应妮 李双南)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勒·克莱齐奥和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以“故事:历史、民间与未来”为主题,9日在北京坐而论道。两人都默契地不对即将公布的最新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进行猜测。

莫言(左一)和克莱齐奥(中)对谈 浙江文艺出版社供图

莫言(左一)和克莱齐奥(中)对谈 浙江文艺出版社供图

  莫言VS克莱齐奥:文学的核心是从人出发再回到人

  故事源自民间,故事也是走向世界的通行证。对每个人、特别是作家来说,童年则往往是故事的起点。莫言的故事曾经从《透明的红萝卜》里的黑孩讲起,从《四十一炮》里的“炮孩子”讲起,从少年时听村里老人讲的“聊斋”故事讲起,最终构建起属于莫言也属于世界的宏大而瑰丽多彩的高密东北乡文学王国。循着《变革》中科特迪瓦的男孩让·马罗、《流浪的星星》中尼斯的犹太女孩艾斯苔尔,以及在记忆中探寻非洲土地的《非洲人》,读者抵达的是勒·克莱齐奥的文学世界,抵达他对“主流文明之外的人类和为文明隐匿的人性”的探索。

  在诺贝尔文学奖的授奖理由中,勒·克莱齐奥的作品被形容为“新的旅程、诗意的冒险和感官的狂喜”,而莫言则被描述为“一个诗人”,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们胆大妄为、孤立无助、荒诞不经的世界”。他们的写作都源自民间,以“故事”记录着历史,书写着关于人性和人的世界的寓言。勒·克莱齐奥始终游走于不同的文化之间,非洲曾启发了他的创作,和印第安人一起生活改变了他对世界的看法;莫言则在文学的“高密东北乡”安置着他“飞跃于人类存在状态之上”的想象。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首发 浙江文艺出版社供图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首发 浙江文艺出版社供图

  于莫言而言,从第一次发表作品,至今已接近四十个年头;而勒·克莱齐奥自1963年出版第一部小说《诉讼笔录》,至今已近六十年。二人已在近些年的交往中成为好友。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坦言每次见到莫言都很激动。他至今记得去莫言老家高密做客,“进入他的家的时候,我当时眼泪就流了出来。为什么呢?因为我一下子理解了他的作品对家乡的眷恋之情。这个房子并不大,里头可以说是非常简朴,我马上和这个地方和他的作品就建立起了强烈的联系。”

  克莱齐奥说读到《红高粱》让他想到自己小时候,二战期间他和父母在一个小村庄躲起来,看到了农民怎么收割粮食。虽然他们生活不是非常富裕,但是非常快乐。他坦言,读完莫言的作品,高密也成了他的故乡的一部分,“我希望大家都记住,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农民的后代。”

  在莫言看来,实际上作家所谓的故乡从来不是一个封闭固定的概念,而是一个开放的概念。当作家写完自己的个人经历后,就必须通过各种方式向外部索取,激活原有的一些故事资源。从这个意义上说,克莱齐奥的家乡也都可以变成自己的故事来源。

  “我想是文学把我们联系在一起的”,莫言缓缓地说,我们之间也不能直接进行语言交流,我们通过阅读彼此的文学作品就能感觉到心贴得很近,“了解一个作家最好的方式就是读他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