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对“意定监护”需求强烈 当前监督环节有缺失

国安网 彭信琼 2019-08-14 07:23:27
浏览

  意定监护:替自己找个监护人

  孤寡老人、失独家长迫切需要;北京市仅有7家公证处可确定办理意定监护

民众对“意定监护”需求强烈 当前监督环节有缺失

  全国老龄办今年2月发布的《中国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预测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老龄化水平将达到17.17%。这其中,失能失智、孤老残障等无法自理的老年人占有一定比例。图为尚佰易国际老年公寓。 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独居老人,一旦出了什么事,送到医院要做手术,没有监护人签字,是很麻烦的事情。还有的老年人想住养老院,也需要预设监护人签字。根据《民法总则》第三十三条: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与近亲属、其他个人或组织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监护人。这就是“意定监护”。近日,记者采访发现,孤寡老人、失独家长、婚姻危机夫妻等人群对“意定监护”有迫切需要。

  近日,“意定监护”这一监护关系再次成为热点话题。

  “意定监护”并非新事物。自2017年10月1日《民法总则》实施以来,各地已陆续出现不少意定监护案例。根据《民法总则》第三十三条: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与近亲属、其他个人或组织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监护人。

  北京市国信公证处表示,此类公证可使委托人的住院医疗和大病监护问题得到根本解决。

  焦点1

  办理意定监护的主要是哪些人群?

  “老年人来办意定监护的情况最多”

  “老年人来办意定监护的情况是最多的,在我们公证处大概占80%以上。”上海市普陀公证处公证员李辰阳,是国内办理意定监护公证经验最为丰富的公证员之一。“独居的老人,一旦出了什么事,送到医院要做手术,没有监护人签字,是很麻烦的事情。还有的老年人,他想住养老院,也需要预设监护人签字。”李辰阳说。

  全国老龄办今年2月发布的《中国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预测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

  也有老人与子女关系处理不善,专门办理意定监护的案例。2017年,李辰阳经手的一件案子,是全国第一个意定监护生效案例。

  “这位老人当时85岁,去医院查出自己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症’,就趁着自己还清醒时做了意定监护公证,把她的护理照管、医疗救治、财产监管、权益诉讼甚至死亡丧葬等,都交给她孙女,也就是老人大儿子的女儿负责。”李辰阳说。

  半年以后,这份公证就派上了用场。“老人的小儿子(想争遗产)跑来捣乱,造谣说他妈妈天天被绑在养老院。但老人的监护委任公证在前,在法律上,意定监护受托人的监护权行使优于法定监护人。”

  意定监护的需求并不局限于老年群体。李辰阳经手的案子中,也有正值青壮年的委托人。“有夫妻为了孩子勉强维持法律上的婚姻,但彼此互不信任,所以想要公证不用对方作为监护人;还有带着孩子离异的,希望指定父母一方作为监护人。”

  李辰阳告诉记者,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对坚持“丁克”的夫妻,带着一位男士到普陀公证处进行意定监护公证。这位男士和夫妻两人是好朋友,但一直没有伴侣。“这个妻子跟我说,曾经有几次这位男士在医院需要做手术,自己都要和他假装成夫妻,才能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即使是假装成夫妻,也要跟医院解释上一段时间。李辰阳表示,最后这位男士指定夫妻俩共同为自己的未来监护人。

  焦点2

  意定监护享有婚姻的同等权利吗?

  部分重合,不享受财产和社会福利等权利